<noframes id="rxb9j"><address id="rxb9j"></address>

      <form id="rxb9j"><th id="rxb9j"><th id="rxb9j"></th></th></form>

      <form id="rxb9j"></form><form id="rxb9j"></form>

        <address id="rxb9j"><address id="rxb9j"></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rxb9j"></address>

        浙江多地加碼樓市調控 因城施策控房價效果初顯

        作者: 發布時間:2021-08-25 16:09:27 來源:上海證券報

            從杭州到溫州,浙江多地陸續出臺房價調控措施,巧用人、房、地、錢多種手段,落實“房住不炒”,給樓市全面“退燒”。

          一城一策,多管齊下控房價

          溫州樓市迎來了調控重拳。8月23日,溫州市城鄉住房工作協調委員會辦公室正式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商品住房銷售管理的通知》,推出六大舉措,從土拍、新建商品房銷售、二手房交易等多環節嚴格調控房價。

          在土地供給端,溫州此番新政主要通過“限房價、限溢價、競地價”等聯動措施,引導市場主體理性拿地。在二手房交易端,新政提出建立二手住房交易參考價格發布機制,重點監測熱點住宅小區二手住房交易價格,落實交易參考價格在金融信貸等應用;同時,嚴厲打擊操縱市場價格、掛牌價虛高、抱團漲價等違法違規行為及市場亂象,規范市場交易秩序。

          與溫州新政的調控思路相似,金華8月2日發布《關于進一步促進我市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通知》,也強調加強二手住宅掛牌價格動態監測,及時下架掛牌價格明顯異常房源。

          拆遷規模大增、土拍市場大熱,成為此輪金華房價上漲的直接動因。如何防范房價過快上漲?金華此次新政要求,凡在市區新購一手、二手住宅,在取得不動產權證滿3年后方可上市交易。金華也由此成為住建部約談后首個出臺樓市調控的城市。

          8月5日,杭州市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房地產市場調控的通知》,從加強住房限購、完善新建商品住房銷售管理、規范市場秩序三方面進一步加強調控。這也是繼今年1月杭州出臺力度空前的樓市新政之后的政策再加碼。

          從新政要求來看,杭州進一步升級了“房票”門檻:落戶未滿5年需滿2年社保才可買房(此前對社保無要求),非本地戶籍家庭需滿4年社保才能買1套房(此前要求2年)。此外,新政自此拉開了杭州新房銷售“拼社保”的大幕,即新盤搖號過程中,若意向登記家庭數與公開銷售房源數的比例大于或等于10:1的,需按社保繳納月數從多到少入圍搖號。

          寧波、紹興、衢州、麗水等地也紛紛“出手”調控樓市。

          各出奇招,樓市新政顯威力

          深入分析各城的政策內容不難發現,地方調控精細化、本土化是浙江房地產整體調控的基調,但萬變不離其宗,均圍繞“房住不炒”這一核心要義。從效果來看,浙江多地樓市已開始逐步“退燒”。

          新政的威力率先在二手房市場顯現。連續調控下,杭州二手房市場降溫明顯。7月,杭州二手房成交6314套,相較4月的10029套、5月的9013套、6月的7539套,成交量連續環比下跌,達到近五年同期的“冰點”。

          “疫情之后,溫州最瘋狂的就是學區房。”在今年5月上海證券報記者探訪溫州樓市時,一位德祐的房產中介曾直言,“南浦實驗邊上的3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都是論套賣,價格都在200萬元以上。”

          而如今,學區房的“涼意”早已透過多層政策傳導至最終掛牌價。去年曾花280萬元總價購入一套位于溫州南浦實驗附近學區房的趙先生向記者忿忿道,“前兩天問中介,竟然說我這套房子現在200萬元都不一定脫得了手。”

        爱爱动图